当前位置:首页 > 淘宝 > 傻子才悲伤

傻子才悲伤

关键词:上帝也疯狂 故事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13 08:00:01
傻子才悲伤


<•没有人是一座孤岛•>


她蹒跚着回到家的时候,已经8点半了。她6点半出门,用两个小时去买一包盐,似乎怎么也说不过去。我铁青着一张脸,她肯定又站着看人家打麻将了,反正这也不是一回两回了。她老了,反应慢,没人和她打了,她就看,回来反复回味。砌“长城”也真是个好游戏,不说玩的人,连看的人也能这样沉迷其中,确实魅力无穷。

盐到底也没买回来,我们都沉默无语,吃着一盘黑黑的只有酱油没有盐的炒豆芽。她几次想缓和气氛,欲言又止,被我冷冷的神情唬得把话咽了回去。我起身收拾,她把碗筷递过来的时候,我才看见她的手臂上有着细密的擦痕和隐隐可见的乌青。我一惊,卷起她的裤腿,她的膝盖是满满的血印子。

她起先还躲,后来才说:“囡囡,我腿上的老毛病犯了,过马路时摔了一跤,一时半会没爬起来。”我气得说不出话来,眼泪都飙出来,“就没人搀你一把吗?”

她的脸黯淡下来,我才反应过来,她曾经被人撞到过,撞倒她的人是个富足的年轻人,赔了不少钱。可是出事后邻里都觉得她是个难缠的老太太,故意使坏讹人。许多人明里暗里嫌着我们,嫌她为老不尊,更嫌我是教唆她的幕后黑手。不为什么,只为我们穷,有着闪避不开的嫌疑。

我十分难堪,更加敏感,但好在她每天依旧乐呵呵的,见谁都亲切地打招呼,拉着手家长里短的无所不聊。我觉得难以理解:“他们都误解你,你和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。”她却不急不躁地教育我说:“很多事情是解释不清的,所以也不必放在心上。你这样不痛快地对着别人,别人也不会对你有笑脸。”

我只能信她,她是我的姥姥,我唯一的亲人。

<•上帝也疯狂•>

上帝也说过,压抑了太久,总是要爆发的。

我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看见院里的古阿姨,我发誓我忍了,但是没忍住。她那高声嚷嚷着唯恐别人没听见的姿态,还有那尖酸刻薄的语调,都让我失去理智。

她说:“其实那晚我看见齐家老太跪倒在马路上半天起不来,但我实在没那个胆去扶她起来,你们猜怎么着,我穷家小业的,养不起个天长日久没病也装三分的人。”

我扔掉书包,跳上前去和古阿姨吵架,使尽脑海中所有恶毒的词汇,却始终不是她的对手。我的学生气对阵她的市井气,实在是鸡蛋碰石头。然而我不顾一切了,伸手扯住古阿姨的头发,眼见古阿姨已经高高扬起的手掌,却听见一声暴喝:“放手。”

我转身,看见她站在我背后,沟壑纵横的一张脸写满难言的苦楚。她推我:“快道歉!”我诧异地望着她,却听她堆着笑说孩子小不懂事,似乎全然不知道我拼命维护的究竟是什么,于是我拉上她,拧着脖子离开。

回到家后,她终是气得病了,开始不理我,后来又望着我叹气,最后竟然被我发现总偷偷地抹眼泪。

我渐渐明白,她郁结于心的,似乎是一个谁也解不开的死结。

<•年华是场无声电影•>

她坚持不肯再去医院,更愿意坐在小院里的藤椅上,絮絮叨叨地同我说话:“我没用,养了个不孝的女儿,生下你,然后头也不回把你丢给我。我老了,总有一天要走,没办法给你留下些什么,我一辈子连只蚂蚁都没捏死过,只有一件事,是我的心结啊。”

她不说那心结究竟是什么,我也不问,只是心到底凉了下来。原来她当真骗了所有人,我知道她的银行卡里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打进来一些来历不明的钱,而这钱,几乎毫无疑问是当初撞过她的那个年轻人打来的。她的所作所为虽让我蒙羞,但唯独我,没有权利对她有丝毫微词,全世界都可以鄙夷她,只有我不能。

我终于不再终日对她横眉冷目,我开始按照她的期望,对同学友好,对老师尊敬,对邻居低头恭顺,我以她心目中的形象来重塑自己,于是日渐温柔乖巧起来。

而她日渐虚弱,稍微行动就觉得累,嗜睡,总是咳嗽,剧烈喘气,听不清我在说什么,总说起久远的过去。

我陪她一起进行漫长的回忆,进入那幽深的时光之旅,才蓦然发现,原来我总觉得被生活亏欠、薄待、辜负,才走进自怨自艾的怪圈,没有热情,觉得了无生趣。

而她所细致描摹的一缕阳光、一根草叶、一款院里人家自制的小食品、一个邻家幼子稚嫩的笑容,都清晰而美好。

我仿佛看了一场无声电影,而她是那个电影的放映人,摇着老式的放映机,我甚至能听见老胶片发出的摩擦声。那一瞬间,我才彻底觉悟,我过去13年的年华里,到底错过了什么。

她的记忆力一点点衰退,我怕总有一天,她会忘了我是谁。

我拥着她,像拥着一片轻飘的云朵。我不能哭,我看过的一本书上说:人离世的时候,被人抱在怀里哭泣,泪水滴在脸上会形成印记,转世之后就成了泪痣,而有泪痣的人,一生命运多舛。我不哭,是因为我希望她的来世,不会再因被我拖累,而不能做一个始终心怀坦荡的人。

<•傻子才悲伤•>

她离开后,我费了好些周折,才在银行查到了打款人的账户,继而找到了那个往她银行卡里打钱的年轻人,告诉他:“她已经走了,钱可以不必再打过来。”

而他却告诉我真相:“老人家不是如你想象中的那样,她从始至终没有讹我,我给的钱,全是以赠予的形式,打进她的账户。她或许动过念头,或许有过艰难的挣扎,但她始终没有用卑劣的方式,为你争取那物质上的最后保障。”

“她所做的,只是拒绝了我让她上医院做全面检查的反复要求,鼓起勇气放弃了自尊,请求我给予你学业上的资助。她反复解释你是个好苗子,你所有的冷漠,所有的叛逆,都是源自埋藏心底的不曾宣之于口的爱。”

两年后,我考上重点高中,学校减免学费;5年后,我又被保送进入大学,获得企业奖学金。命运之神总是奇迹般关照我,让我体验并懂得阳光下生活的美好。

我从不孤单,因为她像从未离开过,傻子才悲伤,我没有时间浪费,我要活出个样子来,用微笑来面对一切,也借此告慰我最爱的她。


出自《故事林》杂志

2019年1月下半月刊

作者:花大崖

图|来源网络

相关内容
分享 2019-08-13 08:00:01

0个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